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民生娱乐

紫血圣皇第623章失忆的流浪者

发布时间:2020-07-12

紫血圣皇 第623章,失忆的流浪者

站在抬下的秦墨,眉头微皱,传音道:“抬起你的剑。,”

二丫一听,回过神来,即便混元道体在这开天威能下,也浑身颤抖,她现在太弱了。

但她还是听从了糟老头的话,抬起手中的剑,格挡了上去。

忽然,二丫感觉身上出现了一股不属于她的力量,这股力量雄浑如山海,庞大如宇宙,她手中的剑,绽放出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。

“锵”一声巨响,二丫退后两步,身周一道光幕破碎,却没有受伤,她回头看了看糟老头,只见他露出了微笑。

盘古斧也被这一剑格挡了回去,悬停在空中,威势凛凛,似乎是在思考,这到底是什么剑,竟然能够挡住它的一劈。

悬停下的盘古斧并未引来关注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二丫手中的剑身上,刚才他们在剑上,感觉到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。

这气息让在场所有人都心颤,甚至有人感觉到玄黄大陆的规则都因此而震动,所有人都以为是那剑才将二丫保护住,让她毫发无伤。

而这把剑依旧锈迹斑斑,没有丝毫气息,不像盘古斧,出现时便透着开天威能,让人不敢直视。

姜寒霜一阵心悸:“刚才这丫头要是引动刚才的威能,恐怕我会被斩的连渣都不剩下啊,这到底是什么剑,为何从来没听说过?”

无论是道门,还是古世家的人,都是一脸震撼,他们搞不懂二丫是怎么控制盘古斧出来的,更搞不懂二丫哪来这么强大的剑。

学宫的人就更搞不懂了,到是八先生梁山和月红娘明白了什么,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二丫身边的老者。

二丫说这把剑是这个老者给他的,这老者来自另外一个宇宙,也就是秦墨的故乡。

当时他们都以为二丫开玩笑,穿梭宇宙?他们甚至不相信有另外一个宇宙,以为二丫因为父亲离去,悲伤过渡,用这个理由来安慰自己。

月红娘看着老者的背影,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,当听到秦墨一刀劈开了苍穹古境与玄黄大陆的联系时,月红娘几个月都没睡觉。

她当时非常愤怒,为什么秦墨这么狠心,丢下他们娘俩做这样的选择,哪怕是一起死,她都愿意,可秦墨却这么狠心。

她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,老者身上没有丝毫熟悉的气息,那苍老的容颜,瘦弱的身子,就像是风吹一下就会倒下:“是他吗?”

她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,走到了他身后,这时老者突然回过头,道:“有事吗?”

陌生的语气,陌生面容,以及那陌生的目光,她下意识摇了摇头,原本喊“秦墨”,却改口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“一个失忆的流浪者。”秦墨忍着心底的情绪平静道。

“那你为何要跟着我女儿?”月红娘问道,她希望在老者身上看到哪怕一丝熟悉,可是她看不到。

百万年的洗礼,他身上如何还会有熟悉,历经了沧桑,时间在他的心中堆砌了一座坟,把所有的东西,都埋进了坟中。

秦墨微笑道:“她与我有缘,可传我道统。”

一个简单,又无法怀疑的理由,月红娘彻底死心了,退后一步,道:“打搅了。”

看着那一身的大红袍,看着她的容颜,秦墨心底说不出的苦,但他只能忍着,即便告诉她自己是谁,她会相信吗?

最重要的是,他不能,因为这一切还没结束,他要终结这一切,找出幕后的那个人,他要找到那个答案,没错,他就是一个失忆的流浪者。

秦墨转过身,看向了演武台,这一刻月红娘突然回过头,看到的只是秦墨的背影,却再一次失望,她以为他会看着自己,可是没有。

突然,天空中出现了两道身影,落在了盘古斧一旁,他们拱手一礼,一名老者,一名中年。

老者正是盘家老祖,盘古斧的异动,惊醒了他,中年却是盘临渊,如今的盘家执掌者,几十年的蹉跎,他心底守着那个没有人相信的秘密,痛苦的活着,他始终觉得自己欠了秦墨一个交代。

“小丫头,你上次入我盘家对开天神斧做了什么手脚?”盘家老祖质问道,脸上没有慈和。

这个问题也是其它古世家想问的,如果二丫掌握着可以控制圣道武器的方法,那古世家将再也不是古世家。

“不会有下一次了,不信你问问盘古斧。”二丫摊了摊手,刚才那一幕真是惊悚,要不是有糟老头,她现在就死了。

盘家老祖随后与盘古斧器灵交流了起来,终于松了一口气,却吃惊的看着二丫,道:“你身上有混沌古器?”

“有,可惜它沉睡了。”二丫毫不犹豫的承认道,“不然我也就不动用这符箓了。”

众人都是哗然,但听到沉睡了之后,又松了一口气,但还是有几道不善的目光扫过二丫身上。

原本二丫是准备动用盘古斧的威势先赢下两场再说,却没想到葫中仙这家伙给她的符箓不靠谱,竟然只是控制片刻,差点就被盘古斧给劈死了。

不过,葫中仙当初肯定是想,即便盘古斧劈下来,也有他在,自然不需要担忧,却没想到他最后沉睡了。

“你手中的剑,是什么剑?”盘家老祖又问道。

“这个你不需要知道。”二丫很机灵,这可不能曝光出来,不然糟老头就曝光了。

“牙尖嘴利,听说你要与我古世家决斗?”盘家老祖问道。

“还有道门。”二丫补充道。

“小丫头,不知天高地厚。”盘家老祖没好气,转过头看着盘临渊,道,“下一战你去吧,不惜一切代价,赢了她。”

“我下去,我会认输。”盘临渊摊了摊手,“小姑娘,我让你赢怎么样?”

二丫一脸吃惊,不仅仅是他,在场的人都很吃惊,盘临渊如今的实力绝对是顶尖的存在,无限接近封镇地皇,他若是出手,比古世家其他老祖都丝毫不弱。

却没想到如此重要关头,他竟然会是如此戏谑的态度。

“你真会认输?”二丫很是怀疑。

“那只好老夫亲自出马了。”盘家老祖尽管不快,但他也知道这是盘临渊唯一的禁忌,让他做什么都行,但要跟秦墨有关系的事情,他一件都不做,宁愿受到惩罚。

说话间,盘家老祖躬身一礼,道:“敢请圣道大人,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盘古斧微微一动,悬停在了盘家老祖身上,不给盘家老祖握,那是因为盘家老祖没有资格握它。

看到盘家老祖接下第二战,道门和古世家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,五局三胜,这一战若是不胜的话就危险了。

二丫看到盘古斧都动用了,脸色难看,苦笑道:“对付我一个小姑娘,用得着圣道武器?”

“事关重大,还是稳妥一些的好。”盘家老祖丝毫没有改主意的意思。

“等等!”二丫喊了停,盘算了一下,祭出山海印也没有丝毫把握。

“怎么,你要认输?”盘家老祖笑道,“认输好啊,老夫也不忍心伤你。”

“谁说认输了?”二丫扫了人群一眼,道,“我换人不行啊?”

众人一听,都是无语,这是第二场,按照比斗的规矩,还真可以换人,看到二丫扫了过去,道一无奈的走了出来。

有盘古斧在,莫邪上也没用,道一是唯一可以控制祖龙脉的。

见此,道门和古世家的人不但没有紧张,反而很是高兴,即便这一场输了,剩下的几场他们也稳赢。

祖龙脉是他们最忌惮的东西了。

可是,二丫扫了一圈,却把目光投向了秦墨,笑道:“糟老头,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。”

道一定住了,看向秦墨,不敢相信,所有人都看着秦墨,也都是这种表情,让一个弱不经风的老者上?也亏二丫想的出来,这是不打算赢了吗?

也难怪,在场高明着无数,却也看不出秦墨隐藏着什么,完全就是一普通的老头。

秦墨走上台,二丫道:“剑给你。”

“我不用剑。”秦墨摇了摇头,“你下去吧,剩下的都交给我。”

“加油,糟老头必胜。”二丫握着拳头鼓励了一番,毫不犹豫的跳下了演武台,那样子要多儿戏有多儿戏。

“盘古斧之下,不斩无名无姓之辈。”盘家老祖说道。

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名字。”秦墨摊了摊手,弱不经风的样子,很是可怜。

“哼!”盘临渊也不动用盘古斧,只是一声冷哼,却透着恐怖的音波之力,也有盘古之体的霸道。

寻常人在这一哼下,立即瘫软在地,更何况秦墨这若不经风的样子了。

“哼什么?要是哼一声就能赢一场,要不我也哼一声?”秦墨看着他,紧接着冷道,“哼!”

同样是一声冷哼,秦墨没有丝毫感觉,但是他的一哼,却如山海呼啸,世界崩塌,盘临渊直接后退两步。

眼前不像是一个弱不禁风的老者,而是一头洪荒猛兽,而他只是猛兽前的一个凡人。

“你……”盘临渊大吃一惊。

“你什么你,难道传承盘古的盘家,是靠嘴巴赢来的威望吗?”秦墨讥讽道。

这一声冷哼的压力,只有盘临渊能够感受到,所以围观的人看到他脸色变化,都是奇怪。

听到秦墨的讥讽,盘家的人冷道:“我盘家也敢侮辱,简直是找死。”

临沂男科医院哪家好
祛风除湿的中药材有哪些
藤黄健骨丸
你可能还喜欢